2005/12/04

祖母

今天一早, 和爸媽及妹妹去拜山, 當年由於某些原因, 爸不想我和親戚碰頭, 已差不多廿年沒向爺爺上香了, 今天, 重臨舊地, 景象變化不大, 人的心情卻很不同. 妹妹指著山頭的梯階說, 我們小時候就是坐在這裡吃生果的! 我想想, 嗯! 是的!
然後, 我們再到老人院探望阿嫲, 當年吵了一場大架, 我惱了她很久, 這些年來只見過數面, 她亦因為老人痴呆的關係不大認得我. 今日臨別, 她嚷著要我們帶她回家, 眼看淚水快要湧出來, 我連忙掉頭離開. 我實在不敢面對, 不敢面對爸爸, 他將要和母親別離, 眼看將來見面的次數也不會多, 他內心的痛, 我彷彿感受得到, 卻不敢去碰.
另外, 我亦不忍面對老人的寂寞與無奈, 嫲嫲還有數個月便一百歲了, 身體雖然還可以, 但是起居飲食都要人照顧, 她每日起來, 自床上移到沙發, 面對那些她可能沒什興趣的電視節目, 她腦中想的會是什麼呢. 想到她自三十多歲成為寡婦, 丈夫子女全因戰亂死亡, 和唯一的兒子相依為命, 她的內心有誰了解. 看到她和爸爸一樣的面孔, 想到小時候的種種, 我很後悔這些年來的執著, 同時亦概嘆人生的無奈.

4 則留言:

JameSentiment 說...

感覺得到您有點內醒了。

梁自律 說...

不要多心,不要多想,不要多煩,人生要面對的又何只親情?樂觀點吧!

Ruth Tam 說...

Life is difficult.

梁巔巔 說...

人生如此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