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/08/30

曾聽過大觀禪師的開示, 提到生命就像一條弦線, 太緊會斷, 太鬆奏出來的音調不動聽.

這些日子, 一直都把自己拉得緊緊的. 怕它會斷, 於是找尋各種不同的方式去放鬆.

可是鬆的方法, 不是從弦端調校, 而是在中央抹上各式各樣的補助劑, 企圖加強它的韌度.

鬆了, 再拉緊一點, 太緊, 又抹點油, 鬆了, 又再拉緊一點....

今天, 補助劑已無濟於事,

這弦, 已奏不響了

3 則留言:

San Wen Ji 說...

if you want, sure can..

just like we do yoga...can ever bend further more :)

Ruth Tam 說...

Take care.

樂透翠斯 說...

u sounds GREAT ga!